騎士魂的奧運浪漫:在電視前單挑決勝吧!

騎士魂的奧運浪漫:在電視前單挑決勝吧!

兩位騎着駿馬、手持長槍、頭戴銀盔、身着鑲上自家徽章與家紋正裝的英勇騎士…。 圖/路透社

好一幕完美的中古世紀電影芭樂劇情啊!但若這場別開生面的個人戰,是發生在2024年的亞賽拜然巴庫市(Baku),當港口外競技場內舉辦的第33屆奧運會比賽一揭幕,全球400多個頻道同時現場直播這場貨真價實的「奧運正式項目:騎士競技(jousting)」,場內場外還有遠超過中古世紀100個村莊人口加起來的8萬多名觀衆助陣吶喊呢?

欧巴爱台湾 忧被仇视不想韩国再赢球

影片:電影《騎士風雲錄》(A Knight’s Tale)的劇情,即將真實上演?!

▎不用檢查了,現在是二十一世紀沒錯

跟你說真的!這運動棒透了,絕對會抓住你的目光。

——英格蘭遺產委員會企劃主管胡琴絲(Lucy Hutchings)

建新科考站 中国第40次南极考察启航

我們都知道英格蘭人在日常苦悶生活與多變天氣的交織影響下,幽自己一默來調劑身心的功力就算不是世界第一、也有個歐洲前三名。不過,即使亞賽拜然可能永遠無緣成爲奧運主辦國,距離2024年的奧運會也還有一些時間,這個由英格蘭遺產委員會(以保護、推廣英格蘭境內古蹟及傳統習俗爲主的非營利組織)所提出來的建議,卻絕非戲言。

林品彤夺金马 姑婆王惠美贴红榜

雖然2020年奧運會的新增競技項目已經確定,騎士競技趕不上這班東京列車,但英格蘭遺產委員會仍然認爲,這項從12世紀開始流行、在都鐸王朝(The Tudor Era)時期達到頂峰,由中古世紀初期的騎士亂戰(melee)演變而來的「世界性」運動,不僅被認爲可能源自奧林匹克發揚地古希臘,是史上首項「極限運動」,還是由貴族決鬥轉變爲軍隊中重騎兵軍團配置的重要起源,具有歷史傳承意義,應該被向來歡迎古老競技項目的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(IOC)所重視,併成爲正式奧運競技項目。

此外,由於在騎士競技傳統上,是使用在歷史上鍛鋼技術發達後誕生的金屬重型武器,在其重量與規格上的嚴格限制下,提升了競賽的難度,讓這項運動在競技能量與張力上都不輸給其他現有的奧運項目——即使目前全聯合王國內只有20餘名職業騎士競技選手,而且評估後申請難度不小,也勢必會拖長日程,過往更有美國馬里蘭州(將騎士競技列爲全州代表運動)將這項運動申請入奧卻失敗的案例,但在IOC將在未來開放奧運主辦國自行決定新增競賽項目的趨勢之下,英格蘭遺產委員會仍認爲值得一試,也將會着手展開上呈給IOC與國際馬術總會(Fédération Equestre Internationale)的新一波申請作業。

求職詐騙虐囚3死案 1被告聲請交保戴電子腳鐐遭駁

騎士競技,甚至可能是人類史上首項「極限運動」。 圖/歐新社

超商响应无肉日 麻辣锅炖饭变素食

由於在騎士競技傳統上,是使用在歷史上鍛鋼技術發達後誕生的金屬重型武器,在其重量與規格上的嚴格限制下,提升了競賽的難度,讓這項運動在競技能量與張力上都不輸給其他現有的奧運項目。圖爲2015年丹麥騎士競技歐洲盃。 圖/路透社

李強晤新加坡準接班人 推升合作

▎真的不只是電影情節嗎?

《基金》资讯科技、美股基金 雄霸2023年境外基金绩效王

我是一名運動員,不是一名演員。

——長槍騎士,休爾(Dominic Sewell)

讓我們先來整理一下,看看騎士競技是不是真的還沒落伍,對應到現代運動中能否還有優勢存在:

竹南镇立图书馆新址 落脚大厝公园

只有3天!這裡還有288 4G吃到飽可用 電信三雄5G方案月租費免400元

从大家那里拿到了狗的画

騎士精神不死。即便中世紀風格的馬上競技已不復常見,但各種現代化的「騎士對決」卻仍存在於市井之間。圖爲紐約布魯克林區「Bike Kill 12」鐵馬競技。 圖/路透社

騎士精神不死之二。倫敦每年夏季舉辦的「紳士奧運會」(Chap Olympiad),應該是古典騎士風度的最佳現代展演。圖爲紳奧版的騎士競技。 圖/路透社

以「把騎士競技送進奧運」這個點子的規模與現階段實行程度而言,以上的推論以「也許」、「可能」的答案居多,也是不意外的結果。但目前所能確定的,是即使依照傳統,騎士競技參賽選手必須具備多代貴族血統,但過往部分奧運項目如馬術、射箭等,也曾有身份限制,而後卻逐步取消。以現實面來看,未來叩關奧運會的騎士競技,也會開放給全人類參加,以符合奧運精神。

至於肯定會被質疑的另一個「啊這樣拿長槍戳來戳去,不是會很危險」大哉問——由於現代騎士競技所使用的長槍,已經被改良爲不具直接殺傷力的鈍頭式長槍,且服裝中也會有重得要死的頭盔與各式護甲,對受過訓練的參賽選手而言,保護程度顯然已經足夠應付競技所需。

《金融》金融业运用AI应用指引出炉 建议设紧急关闭机制

「啊這樣拿長槍戳來戳去,不是會很危險?」,但其實21世紀的騎士也有21世紀的裝備玩法。圖爲在匈牙利舉辦的現代騎士競技賽。 圖/歐新社

▎先講求不傷身體,再講求效果

現在我們已經沒什麼在受傷了啦。

——長槍騎士,休爾(Dominic Sewell)

可以再次保證的是,現代的騎士競技,不會再讓另一位法王亨利二世(King Henry II of France,1519-1559,在自己女兒婚禮的騎士慶典上陣競技,結果被爆頭而死…)倒臥於馬下。即使英格蘭遺產委員會在這時機點上跳出來的原因,可能只是想跟IOC成員們聊聊天、爲每年固定在部分城堡所舉辦的騎士競技活動爭取鎂光燈,或順便多賣一些旗下歷史古蹟的入場門票,但騎士競技這項既古老、又具潛力的運動,若能先進入區域性或洲際級別的運動比賽,累積足夠的正式賽事舉辦經驗,那肯定能縮短真正成爲奧運正式項目的現實距離,讓「兩位騎着駿馬、手持長槍、頭戴銀盔、身着鑲上自家徽章與家紋正裝的英勇騎士」大戰三百回合的畫面,不再只能出現在電影院,更能在電視上與大家見面。

超神制卡师 小说

「We will we will ROCK you!」 圖/電影《騎士風雲錄》劇照